新形势下如何处理农民与土地的关系?

时间:2019-02-10 22:34:16 来源:房山门户网 作者:匿名
  

全球农业网络新闻:

只有严格限制公益性土地征收范围,作为农业土地的非公益性资源才能进入市场,二者必然形成共同成长和衰落的过程;并形成统一的城乡建设用地市场,不仅涉及征地制度的改革,还涉及城市土地所有权结构的调整。

只有深化土地制度改革,农村集体土地(包括农地和建设用地,特别是宅基地)才能达到城乡同等价格,与城市国有建设用地同等价值。 ,使农村集体土地的价值得以实现,让农民真正分享工业化城市化带来的土地增值。

农村宅基地的流通,包括抵押,租赁和转让,是为了保护或损害农民的利益,由农民决定。

最近,习近平总书记在小岗村主办的农村改革研讨会上指出:“在新形势下深化农村改革,主线仍然是处理农地与土地的关系。”随后,中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全面展开“四个全面战略布局”和“五位一体布局”。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扶贫进入最后阶段。全面深化经济,政治,社会,文化和生态体制改革,特别是供给侧结构改革。如何处理新形势下农民与土地关系的重要议程?

必须以三位一体的方式促进“三地”改革

中国的土地制度是一个整体。从宪法规定的城乡土地所有权,到土地管理法禁止使用国有土地以外的土地进行房地产开发,然后国务院禁止小型房产的合法交易,形成逻辑从上到下。一贯的法律法规体系,土地制度的改革可以说是带头的。

首先,关于征地制度改革,《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和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农村土地征收、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宅基地制度改革试点工作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所有人都强调“缩小征地范围,探索建立征地目录,严格界定土地的公共利益范围。”自2015年3月以来,33个县(区)土地制度试点改革(以下简称“土地改革试点”)尚未讨论征地公共利益的原则和征地范围,主要是补偿征地标准。笔者认为,在现行的土地管理法中,任何单位和个人都必须申请使用国有建设用地,任何涉及占用农村集体土地的工商业发展和城市建设必须由政府征收。国有土地可以转变之前。对于城市用地的建设,这似乎违背了为公共利益征地的原则。如果按照《决定》和《意见》的精神,将征地行为严格限制在公益土地范围内,则需要通过城乡建设用地分配大量非公益土地。市场,以及相对于这个土地征用系统。改革的根本问题是,少量公益性土地征收的补偿已成为次要问题。征地制度改革和征地范围缩小与农村集体建设用地进入市场密切相关。

其次,关于城乡统一建设用地市场的建设,《决定》和《意见》都强调,在满足规划和使用控制的前提下,允许农村集体建设用地等于国家 - 拥有建设用地,同样的价格是一样的。鉴于农村集体建设用地使用权不完整,无法平等进入市场,同等权利和同等价格,以及改善交易规则的必要性,有必要完善农村集体的产权制度。经营土地使用,并给予土地,租赁和进入农村集体建设用地。公平可以。目前的“土地改革试点”对农村集体经营的建设用地进行了较为狭隘的认识,只允许农户使用土地使用权进行转让,出租和持股,禁止用于房地产。发展。如果农村集体住房土地使用权的转让仅限于农村集体成员,70%的农村集体建设用地是宅基地

第三,关于农村住房制度的改革和完善,《决定》强调要赋予农民更多的产权,保护农民集体经济组织的权利,积极发展农民股权合作,给予农民农民的股权,收入和集体资产补偿。提款和抵押,担保,继承权。维护农民宅基地的用益权,改革和完善农村宅基地制度,选择一批试点,审慎稳妥地推进农民住房产权的抵押,保障和转移,探索农民增收的途径财产收入。建立农村产权转让交易市场,促进农村产权转让交易的公开,公平,规范运作。目前的“土地改革试点”只允许在城市定居的农民自愿撤回或转移集体经济组织内的宅基地。对于已经拥有宅基地而且只允许一户一户的大多数集体经济组织来说,基地的流通已成为空谈,抵押,保障和转让宅基地的权利更加困难。谈谈关于。因此,必须三位一体地推进征地制度,建设用地制度和农村住房制度改革,才能达到预期目标。农村土地制度改革必须在城乡之间互动

就土地征收制度改革而言,只有公共土地征用范围受到严格限制。作为非公益土地的来源,农地可以进入市场,二者必然形成共同增长和衰退的过程;涉及土地征收制度的改革还涉及城市土地所有权结构的调整:“宪法”第10条规定的城市土地单一公有制必须转变为国有和集体所有制并存。因此,如果要推进征地制度改革,必须把城乡建设用地市场联系起来,调整城市土地公有制的结构。在今年全国人大两次会议上,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兼办公室主任陈锡文在接受采访时也指出,集体土地建设需要宪法作出相应修改。国有城市土地制度。

随着许多城市住宅使用国有住宅用地的到期,是否已经自动更新的问题逐渐被提上议事日程,城市土地产权的结构和属性也面临着必要的调整或重新定义。从这个角度看,农村土地制度改革必须与城市土地制度改革相互作用。

为了只允许10%的商业建设用地进入市场,不可能形成统一的城市建设市场进行竞争性建设。

与工业化,城市化,农业现代化和扶贫相关

目前,中国的工业化尚未完成。第二产业和第三产业的发展也依赖于农业人口的转移来提供足够的劳动力。虽然农业产值占GDP的比例不到10%,但农村人口仍占常住人口的43.9%和户籍的60.1%。人口中,2.7亿农民工尚未入驻,但这种“半城市化”一方面使农户的土地远离规模经营规模,从而制约了农业现代化进程;另一方面,3500万流动儿童,6000万留守儿童,5000万留守妇女,5000万留守老人和5500万贫困人口已成为严重的社会问题。所有这些都与中国土地制度改革的相对滞后密切相关。

只有深化土地制度改革,农村集体土地(包括农地和建设用地,特别是宅基地)才能达到城乡同等价格,与城市国有建设用地同等价值。 ,使农村集体土地的价值得以实现,让农民真正分享工业化城市化带来的土地增值。此外,一方面,在城市工作的农民获得一定的住房费用;另一方面,他们打破了地方政府对城市建设用地供应的独占垄断,通过降低土地价格来降低土地价格,从而降低了农民工在城市定居的门槛。而且,随着农村人口的逐步减少,农地的转移可以保证农地规模经营的实现,从而大大增加农民家庭的收入,最终减少农村贫困人口,加快农业现代化进程。 。深化土地制度改革不会突破“三个底线”

2014年12月2日,中央综合改革领导小组第七次会议指出,土地制度改革应坚持不改变土地公有制性质,不打破耕种红线的三大底线。土地,而不是损害农民的利益。这实际上符合习小刚总书记研讨会演讲中强调的“三无能”原则。在规划和使用控制的前提下,允许农村集体土地直接进入市场,即使是耕地,也不改变土地的公有制性质;允许上述动态调整的农村集体建设用地和国有建设用地平等进入市场,不会突破耕地红线;允许集体经济组织以外的农村居民用地使用权抵押,出租,转让,不会对农民的利益造成损害。关键问题是农村住房的流通,包括抵押,租赁和转让,是为了保护或损害农民的利益。习近平总书记在小岗村研讨会上说,由农民负责,农民选择,而不是取代农民,这取决于农民的说法。

总之,目前的土地制度改革在“三条底线”上没有突破,但《决定》和《意见》的要求之间仍然存在差距。我们应该响应习近平总书记的呼吁,“在新形势下大力推进农村改革”。

关键词:

微信|

微博|

空间

分享它:

新支付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