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房山门户网 > 文化 > 注意教育的痛苦

注意教育的痛苦

时间:2019-01-13 04:31:34 来源:房山门户网 作者:匿名
  

说到中国教育,我想提一些值得思考的现实情况:农村正在衰落,村庄正在消失,乡村小学越来越多地被抛弃。

根据《中国2010年第六次人口普查资料》的样本数据,全国农村留守儿童为6112.5万户,占农村儿童的37.7%,占全国儿童的21.88%。独居的留守儿童占所有留守儿童的3.37%。虽然这一比例不大,但农村留守儿童人数众多,居住在该地区的相应农村留守儿童高达205.7万。

人们去学校空村

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开始大力发展教育。在某个阶段,几乎所有村庄都有小学。现在,我不知道它是在进步还是在倒退,而且这个村庄正在逐渐消失。曾经在村里回荡的阅读声逐渐远离人们。

2010年11月,我去重庆奉节县红阳村做研究。该村约有670户,人口为2,361人,约有1000人在外工作。 80%的外出工作的孩子由老人在家照顾。那一年,村子还在那里,我在课堂上看到了学生们。有20多名学生,村里的大多数孩子都去镇上学习。该镇一直建议撤出乡村学校,村干部不同意,因为他们觉得有些孩子太小,不能去镇上学习。 2011年2月,当我回访时,我了解到学校已关闭,村里的孩子们只能去镇上学。这种情况不仅发生在红阳村,而且发生在全国农村地区。走向空旷空间的人已成为不可阻挡的趋势。

因为没有村庄,老人的选择是:如果孩子太小,在镇上租房子,放开村庄,和孩子一起住在镇上;把孩子们安排在镇中心学校;方便的地方,儿童拼车到学校,经常超载等,学校和交通管理部门会干扰,有很多隐患。

辍学

如今,农村初中和??高中的辍学率非常高。根据2005年“中国转型期重大教育政策案例研究”的调查,中国农村出现了严重的辍学现象。接受调查的17所农村初中辍学率高达74.37%,平均辍学率约为43%,大大超过了“普九”控制农村初中辍学率3%以内的要求。 2011年10月21日,我去了重庆奉节县土乡中学,了解到学校有超过3400名学生和1000多名留守儿童。高中毕业班有400多个,从高中到高中将失去200多名学生。大多数学生都是学习成绩不佳的学生。2014年3月,一名19岁的工人告诉我们他打算在第二天辍学。他说:“当我上小学的时候,我在村子旁边的小学。老师非常好。我学得很好,但小学只上了四年级。在五年级,我去了镇上的中心小学。好吧,但是我的妈妈认为县里的学校比较好,我把它转到了县里的小学。我的头发在小镇的小学里。我失去了我的学校。伙伴,我觉得没有意义。我开始说话。学习成绩不好。初中时,班主任的老师每天都是学生,每天都讨厌老师。我只讨厌老师。我只喜欢历史老师。我认为我们大多数人都不是老师造成的。学习不好的学生不关心,他们把他们扔到最后一排。作业没有嘿,嘿,犯错误,嘿。好人总是那么少。我决定不去上学康德日,老师说,我真的不喜欢它。家里的每个人都来劝说我,祖父母,叔叔,阿姨,大姐姐,阿姨等等,十多个亲戚轮流说服。我什么都没说,只说两个字:不。在他们看来,老师们都没事。“

教育不能失去道德

我们国家的几乎所有人都受到孩子教育的折磨。农村地区的老人受到村庄失踪的影响。农民工无法带孩子到城市工作,享受公共教育。城市的父母受到折磨,让他们的孩子进入精英学校。富人受到折磨,要带孩子去国外学习。

已经制定了教育工具。教育的目的不再是培养人才,培养完整的人格,而是要上大学,上大学的目的是要好好工作,好工作的标准就是高工资。

如果你上大学只是为了找工作,一份比从未上过大学的人更好的工作,它与社会责任没有直接关系。那么大学教育就是职业教育。大学应该提供这样的教育,但如果大学只限于这个水平,那么国家,国家,社会和人类的发展将产生巨大的问题。因为社会

社会的可持续发展不是基于科学和技术,而是基于道德和爱。科学和技术对人类的贡献是不言而喻的。我绝对不是反科学,我不反对技术进步。但是,如果科学技术的不当使用不仅对人类有益,而且还会造成伤害,有很多例子。许多父母可能会觉得孩子非常无知,并且会因为生活中的其他事情而影响学习。家长会认为学习是最重要的。如果是这样,那么没有别的因素会影响学习。我在想的是学习是重要的还是生命重要的?有些人会问:孩子对生活方向的了解,我的想法是:思考生命不会马上完成,而是逐渐积累在生活中的一点点。有人会问:如果不好,思考的用途是什么?我的想法是:思考不影响孩子的学习,甚至可能促进孩子的学习。但是,如果您没有烦恼和放心,您的孩子的学习将受到影响。

事实上,知识本身并不难学。虽然我们必须认识到人们理解知识的能力是不同的,但是一个人能否发挥自己的能力并不取决于父母和教师的简单意愿,而是取决于学生的心态和主动性。 2011年6月,我采访了1986年在苏州出生的一名工人。他没有从初中毕业。他告诉我:“我从小学到初中都算了。我妈妈开玩笑说每个人都有机会。60分,我的语言和数学加起来不到60分。现在很受电脑欢迎,我不能没有拼音的类型,我也想学习五招,但是这些词语被认可的少,无法学习。为了上网,我将决定学习。我小学7年,初中3年学校。我没有学习拼音10年,但我学习拼音的时间不到一周。我在思考,人们的思想相似,没有人说太多。聪明,同样的事情,为什么我在一周内学会拼音,但是在过去的10年里我没有学到它。我开始在电子工厂工作,工作很无聊,薪水很小,我看不到未来,我决定学习模具。但是做模具需要几何知识。我没有上高中。我不会。我会带高中课本向我学习。我会慢慢掌握现在我是一名机械师,薪水可以超过3000元。“

教育不能失去根基

在2013年10月的一次培训研讨会上,我的同事孙恒分享了他对社区建设的看法:“我们发现'齐家'和'治理'之间存在巨大差距。真正的民主应该是一个日常民主,它可以专门参与民主。如何实现这种日常参与民主?这需要我们思考和实践,而不是等待自上而下的制度设计。我相信社区建设是一种可能性。“农村逐渐形成了村社和行政社区。城市住区可分为:城市人口和高收入人口定居点,农民工定居点,工厂生活区和工业居住区。在现代性(技术,线性发展逻辑,模块化,工作和生活等)和后现代性(碎片化,虚拟化,文学,精神分裂症等)的影响下,特别是在资本主导的经济和社会发展模式下,人们是不再是经济和社会的核心。在这样的社会中形成的地理社区往往没有社区的基本内涵: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在城市社区,有很多情况下你们彼此不认识;在农民工工作区,大多数工人只是把这个地方当作一个便宜的地方,没有机会或空间去认为这是一个可以长期居住的地方。

人们必须与周围环境建立关系,这是生活的本质。现在,我们只是在学校上学。这只是单位的工作。当我们回家时,我们主要吃饭睡觉。我们分开了。我们似乎生活在社会中,但我们已经失去了与社会的本质联系。互联网现在是最热门的工具。人们在互联网上进行交流并畅所欲言。网络可以很好地使用,但我们可能不认识任何人,有一个虚拟世界。我们失去了社区,我们失去了有机的家,学校在哪里?

如今,大多数学校都像学生的“集中营”,学生只是灌输书籍的知识。学校外面的世界与校园之间几乎没有关系。我见过一个接受过这种学校教育培训的学生。我坐在她旁边的一架从纽约飞往北京的飞机上。她是美国康奈尔大学的本科生。她的母亲是一位家庭女性。她曾经做过金融投资。她从高中开始在一所寄宿学校上学,然后从高中毕业后直接去了美国。她对中国和美国一无所知。她手里拿着张爱玲的小说。最有趣的是,她告诉我她最近遇到了一些痛苦:“一名男学生对我表示好感,经常让我去餐馆吃饭。我不知道该怎么治疗。所以我读小说,我不知道'感觉'是什么,也许书中的描述可以告诉我。“我默默地看着那个女孩,一个离开土地的无根女孩。 (稿件来源:《学习时报》)(原标题:关注教育的痛苦)

南方网络编辑:赵燕

18183手游网